1 恐惧情绪的处理

1 恐惧情绪的处理

2 恐惧的防御分析

2 恐惧的防御分析

3 恐惧的动力分析

3 恐惧的动力分析

恐惧症个案治疗时间的长短和效果,是视其恐惧的性质、程度以及个体的基础情况(如人格素质、领悟力、经济力等)而不同。一个较完整的疗程包括三个阶段:直面——恐惧症状、与症状相关的对应模式;解析——恐惧的深层原由;再直面,即容纳——恐惧所指的实相。

3,恐惧症的动力分析

考虑是否将恐惧作为症候处理?

•前面讲到,恐惧症跟焦虑症一样,其行为背后是害怕的东西,而强迫症跟抑郁症一样,其行为背后是憎恶的东西。背后不一样的什么,正是有助我们认识患者保持神经症症候的深层原由,也即是保持症候所在的精神动力根源。

1,恐惧情绪的处理

比如,恐惧症的行为背后是害怕什么,隐喻着他与恐惧所指的人或物之关系,是分离性关系,而强迫症的行为背后是憎恶什么,隐喻着他与憎恶所指的人或物之关系,是纠结性关系。

我们知道,作为引发紧张的情绪,恐惧症一般具有较固定的恐惧对象,而焦虑症却没有。所以,一个人的恐惧达到恐惧症之程度,必然有其粘附着的恐惧之物,随时诱发他恐惧。过激的恐惧情绪本身,会妨碍人正常地思维。所以面对恐惧症患者,初期是要考虑对恐惧情绪的处理。

•分离性关系,在无意识层面的心理机制上,其动因是丧失性创伤记忆,是紧张、焦虑、害怕的情感体验。其防御模式是否认、置换、分裂、外投射。在意识层面,凭对恐惧对象的敏感与警觉,靠意志而始终保持着回避行为。

目标任务:直面症状,改善对症状的排斥态度。

对分离性关系的治疗方向,是要恐惧症者(排除有分离障碍的恐惧症)能够面对他恐惧所指的对象,最终能与恐惧对象保持合适的距离或联接的关系。

所有手段性的认知行为疗法,对缓解症状是有效的,包括抗焦虑xing药物。如:

•纠结性关系,在无意识层面,其心理动机是深厚的依恋或依赖情结,是渴望爱的依恋情感体验,或丧失爱的嫉恨情感体验。其防御模式是压抑、理智化。在意识层面,是靠超强的理智或意志力,强迫性追求着他总也达不到的关系目标。

•在重度恐惧下,可用阿普唑仑等抗焦虑药物作为辅助治疗,以控制过度紧张的情绪。恐惧情绪程度的判断,可籍现实功能的影响度、睡眠情况、症状自评量表的测试为依据。

对纠结性关系的治疗方向,是如何将恨(恨他人,恨自己,恨世界)之能量转化为爱的力量,如何建立起与他人与自我的友善关系。

•在受恐惧情绪控制期间,可通过躯体疗法——如自体疗法、音乐或舞蹈疗法、合理情绪疗法、呼吸放松疗法等,以达到情绪的释放。

•恐惧症的深层动力主要来于两大焦虑:死亡焦虑,阉割焦虑。而阉割焦虑(害怕存在丧失,精神剥夺性体验)是神经症的恐惧核心。

•在冥想放松的背景下,通过想象去触及和直面——恐惧场景。这类似意象疗法或想象训练技术。正因为,创伤的想象是可怕失控的想象,所以通过想象训练以达到:提高对可怕失控感的承受力;重复习得的积极想象可改变既往不稳定的失控感,激发内在的积极资源。

“人类是从根本的虚无出发的。他必须学会点燃木材,懂得不要到很深的地方去。”用拉康的经典语言来理解恐惧的动力来源,孩子在必须借助外力才能生长的过去,是在各种行为体验中获得满足或匮乏的经验,并以此获得掌控对愿望的主宰。

•在恐惧感得以缓解的情况下,通过对话到达澄清、认识以下内容——

但,如果在幼儿期,经历着风险的威胁(生命威胁、抛弃、强暴、虐待等),这种恐惧经验作为充满恐惧的记忆图像保存在幼儿的记忆中,一旦受威胁之讯息再次出现,这种载有记忆图像的恐惧能量会被唤起,并竭力在感觉中抵制那种恐慌感。尤其那种持久地经验着抛弃感的孩子,在他的心理结构中充满着黑暗、渺小、被害、无助的感觉材料,心理注意力几乎朝向保存生命安全,生活的基本动力是如何“不出事”而不是“出人头地”。

对症状常用的反应模式是什么?所起到的效果怎样?

•恐惧本身就是动力。只看它把你推向哪里。

对应恐惧的过程中的心理感受,和之后的情绪怎样?

比如,你对自己在工作上有无能为力的恐惧,这种恐惧要么会成就你继续无能,从而满足你潜意识不想长大(依赖情结)的动力,要么会成为你誓改变无能而发愤图强的动力,从而远离那份无能为力的恐惧。

对症状的心理态度是什么?如埋怨、自责、克制或控制、消除或消灭、或是其它什么?

比如,你对虚无很恐惧,这种恐惧要么成为你为躲避虚无而寻求刺激麻醉自己的魔力,要么成为你为填充内心而寻求人生目标的动力。

澄清恐惧对象的现实性和想象性。即,恐惧对象是客观存在还是主观存在?是过去的实在,还是目前想象的实在?

比如,你对婚姻有恐惧,这种恐惧要么成为你建好婚姻关系的破坏力,要么可成为你有勇气过快乐单身的动力。

一切对恐惧对象的澄清和认识,是为了能走近恐惧的深层心理,以解析恐惧之本质的前期工作。或者说,一切有形的技术路线,都是以认识无意识为目的,让无意识最大程度成为意识为最终目的。

比如,你对自己的缺陷有恐惧,这份恐惧要么成为你回避他人回避社会,甚至是回避责任的原由,要么是成就你在某些方面有超常才能的动力(补偿动机)。

注:在此所针对的恐惧为神经症性的,而非重大创伤所致的恐惧。后者是那些在重大应急下,导致神经防御系统(位于低级脑部组织的惊恐系统)的部分损害,其治疗只适合提供躯体照顾和情感支持的“稳定化治疗”,而不适合上面所讲的那些治疗。

……太多的比如,呈现了恐惧动力的辩证法。

对恐惧的精神动力学分析:

•恐惧症者,生活中绝大多数行动是出于防卫,内心取向是以自我保存为动力。

恐惧症跟焦虑症一样,其行为背后是害怕的东西。

•维系恐惧症候的力量来于:对恐惧的神经症性防御,和害怕改变习惯性的防御模式。卸去神经症性防御,既是关键也是难关。因为恐惧症内心总有“被击倒和被覆没”的不安,是靠不断意象外化和回避外界的防御措施,才使他不至于陷入“覆没”感而才有立足之感的。

抑郁症和强迫症一样,其行为背后是憎恶的东西。

但不管难关多大,都必须直面难关口的方向,一步一步面向“回避”的反方,一步一步走向“癌症恐惧”所象征的“无法挽回的某种不幸”。即是,恐惧症的治愈,意味着当事者能够彻底接受那“无法挽回的某种不幸”。

这一重要的心理动机区别,可以帮助我们对不同神经症的精神动力进行准确深入的解析。

精神动力性分析的目的,正是卸下对恐惧的防御模式,并找到恐惧者那隐藏未露的恐惧——无法挽回的某种不幸所指的真相。

2,恐惧症的防御分析

•恐惧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心理能量。如何觉知又如何看待自我内心的恐惧,是生活于世的人最大的生活主题。

•所有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治疗,都关心理病症出现的内外部条件的初级条件,即,最原始的心理或外部创伤事件。但,恐惧症的形成并不只是取决于初始条件反应,而也由于继发条件反应所形成。继发条件反应,指对初始条件反应所报持的种种态度与行为。

这个世界,我们会不停地遭逢来于自然、社会带给人的灾难与冲突。可是,作为社会人,面对自然之灾难,人们并无恐惧或憎恶,倒是社会或家庭非人性的专制、压制、邪恶之风,才让人处在不安全的恐慌与冲突中。康德说过,“人在经历许多冲突后,在经历了某些失败之后,头脑的力量会逐渐取胜;不停地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具有无可比拟的最高权威的上帝与永恒……因而服从法律的绝大多数行动是出于恐惧做出的,少数行动是出于希望做出的,没有任何行动是出于义务做出的。”可我们还是能看到有出于义务的行动,比如献血、捐款、舍己救人之行动。很奇怪,那只能在人遭逢自然伤害之时(如在两年前的汶川地震和当前的玉树地震),人们的行动纯然出于勇气和大爱。而平常人们面对社会、家庭、自我的压力时,为人行事却显得那么的紧张焦虑,或盲从、机械,或犹豫不决,或歇斯底里,或惶惶不安,或暴力冲突……为什么呢?

•分析的任务:认识“继发条件反应”是什么,有哪些?觉知“继发条件反应”防御了什么?

当我们冷静去感受生命与世界的关系时,你会发现,恐惧症者最大的恐惧并非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死之前那种预感到要死的恐惧。普通人最大的恐惧,也不是死亡,而是在死前对生活感觉空虚无聊的恐惧。换句话,人最怕的不是死去,而是死之前没有好好地活,或说,人们最大的恐惧是心怀恐惧地活着。

继发条件反应,是问题形成的次因。犹如某些犯罪“案子”的形成,有其主谋也有其同谋一样。

因此人要思考:死亡的话题,以及怎样无畏地活?

举例:一例社交恐惧症,女,18岁,主要表现为见陌生人时,害怕自己的表情抽搐(可视为表情恐惧)。经过了解和分析,清楚了她表情恐惧的原始心理事实是:刚上初一时在班级作自我介绍,口误把自己的性别说成“男”而引得哄堂大笑,回家后照镜子,发现自己表情僵硬,嘴巴有抽动,难看极了。这一事件和事件在她内心造成的羞怯和耻感,是女孩有人际恐惧的主因,即病症的初级条件;而女孩自那以后所表现的反复照镜子-害怕照镜子、经常逃避上学、完全回避集体活动,不与人交流,尤其是让她报持这些反应的内心想法或叫主观意念——如“自己的确不会说话”“自己的表情的确难看”“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有人际交往障碍”“无法想象我再受到哄笑会怎样”等自我否定思维,这些是女孩形成人际恐惧症的继发条件反应,即病症的次因。

101703030005169.bqy.mobi

象征说,原始的心理创伤事实,是女孩患人际恐惧的主谋,女孩后来害怕再受伤的防范观念和行为,是女孩固着人际恐惧的同谋。

一个刀割伤,单有主因——不小心被刀伤,充其量只是刀划了一个口子的疼痛,伤口本可以自愈,而只有向伤口撒盐的做法(如用脏手挤压、脏水擦洗、用脏布包扎)才会化脓感染,酿成病灶。对应一个孩子的犯错,当他第一次犯错或犯错本身,并非问题,而父母对孩子犯错所采取的——人格否定性斥责、打骂等态度,以及这些态度在孩子内心所产生的“坏自我认同”,这些继性发原因才是导致孩子习惯性犯错,或者成为问题孩子的关键。

•继发条件反应作为一种反馈机制,反过来又强化着恐惧症的恐惧感受。从这一角度看,继发条件反应是恐惧症的真正元凶,是主谋。

继发性的条件反应,实际就是避免焦虑的种种防御反应。之所说它是恐惧症的元凶,是它重重防卫着“预期恐惧心理”。而恰是预期性恐惧,使得患者内心产生着无限重复的恐惧性担心,由此形成越是担心,担心就越重的恶性循环。

因此,对防御分析的目标,是让恐惧者认识到这一恶性循环,是怎样被他的防御性条件反应所致。

在这样的前提下,才可望患者考虑改变对恐惧感的反应模式。如他可能会考虑,不再重视症状,而重视对症状的承认和接纳态度。

•在这样的前提下,可望对隐蔽性防御模式作进一步分析。所谓外显的防御形式有逃跑、躲避、不停地说话或做事、不停地洗手等等,隐蔽的防御模式有压抑、隐忍、意象外化、投射性认同等等。

•恐惧症最常见的隐蔽性防御是意象外化。意象外化的概念解释:一种主观的意象变成了客观的真实。

常见的恐惧症有疑病恐惧、绝症恐惧、恐高、恐过马路、心脏恐惧症、意外恐惧等,这些恐惧症都无一例外地,无意识地将他内心的恐惧意象外化了。比如,害怕癌症的恐惧者,是癌症这一象征死亡观念激活了他早期生命受威胁的恐惧体验,即将这一原发性恐惧意象——死亡外化为了癌症。恐惧过马路的患者,是过马路的情景会唤起他曾遭遇凶险(如亲临或目睹车祸、抢劫、丧亲等)的丧失性恐惧体验,将这一原发性恐惧意象——“灾祸降临”外化为了过马路。

其实,所有神经症的原始恐惧,是在他记忆深处以其象征保留下来,并形成了症状。当症状再现时总会以转换的形式表达。比如,有一位强迫性呕吐的学生,他既害怕自己的呕吐也害怕自己对呕吐的不能控制。但他并不知道,呕吐这一表征,早已是他道德和精神上恶心的象征。有强迫性格的人,无意识驻着一个强大的超我,时不时地以躯体惩罚诉求它被压抑的需要。

治疗师对防御的分析,是需要当事者在呈现他对恐惧情景和恐惧体验的前提下,让他自己解读到,他内心的恐惧所指是怎样变成了外在可怕之物?或是,解读到他内心的恐惧所指如何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外显恐惧之物的。

101703030005169.bqy.mobi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