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最后几天,摔伤腿后哪都不能去,于是呆在寝室一口气看完了《挪威的森林》,练了几篇字帖后倒头大睡。

美国当地时间7月20日上午9时许,年仅41岁的林肯公园(LinkinPark)主唱Chester
Bennington(查斯特*贝宁顿)被发现自杀离世于洛杉矶的家中。林肯公园的音乐给予了一代年轻人最本质的热烈和希望,却没能照亮Chester自己心底的阴霾和悲伤。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看到推送“林肯公园主唱Chester
Charles自杀去世”,于是又躺下,睁开眼看着雪白天花板,一动不动。

一条无比简单的推送,却打破了20日这个普通的下雨早晨的宁静。作为一个从来记不住几个外国歌手名字的伪歌迷,吸引我的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林肯公园。即使像我这样的伪歌迷,都听过林肯公园脍炙人口的几首歌,更不要说那些摇滚发烧友心里的悲伤。

图片 1

早已不记得第一次听到林肯公园的歌是何时,隐约应该是紧张的高中时期,但我能牢牢地记得那首经典的《Numb》。现如今,快10年过去了,无论自己从mp3换到了古董手机再到现在的智能手机,从大学的第一台台式到现在第二部笔记本,或者是平板的歌单里,永远有那首经典的《Numb》。我听歌并不是看歌手是谁,完全是感觉流,但主要还是些比较舒缓,或者节奏明快的歌曲,按理说像《Numb》这种摇滚乐应该不是我的菜,但没想到就是这么一首歌,一粉就是快十年。尤记得大学的夜晚,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一遍一遍循环放着《Numb》,尽管不能完全听懂歌词,尽管已经多年不唱歌,还是忍不住跟着旋律,跟着贝宁顿那沙哑的声音哼道“I
Become so numb”

以前同学玩飞车,丝毫不感兴趣的我就在边上坐着听歌。

其实在看到这条新闻之前,我早已忘了林肯公园主唱的名字,但还记得他那据说因为练唱歌而唱得沙哑的独特嗓音,以及他那童年的不幸经历。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歌曲给我枯燥的生活中注入了一股活力。但没想到,这样一位为大家传播正能量,传播感动的歌手,自己却早早地放弃了抵抗,向现实妥协。

那时候不知道林肯公园,也不太听得懂歌词,单纯被动人的摇滚旋律深深吸引,就在边上抖着腿,看着席慕蓉的诗文,不知不觉,一呆就是一上午。

到上了大学,那几年最火的电影之中必然有变形金刚系列,于是《What I have
done》,《Somewhere I
Belong》陆续走入我的生活。除了那酷炫的特效和不要钱的爆炸场面,不知道是林肯公园成就了变形金刚系列,还是变形金刚带动了林肯公园。至少在这几年,歌单中总有这个几首重摇滚,可以给自己力量。国外的摇滚,我到现在还能记得的也就林肯公园和夜愿。

后来英语好了,听歌开始听歌词内容,听声音背后的故事,于是被写尽生活旁人不理解情绪的摇滚乐队牢牢吸引。

因为主要听旋律,于是一直没有去深究歌词里的含义,对于我这样一个学过英语专业的人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直到后来才知道,林肯公园的歌曲中还包含着反战,世界和平与环保的主题。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香港的Beyond,同样的才华横溢,同样的前途无量,但上帝就是这么的不讲情理,同样早早带走了主场黄家驹的生命。上帝要听音乐,于是人间就留下了大师地传说。

再到后来《Numb》发行,我上了大学,每天晚上回来在台灯下搜集信息,作实验图表分析时,跟着室友英雄联盟里的主题曲继续抖腿,然后一晚上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愉快飞逝。

都说音乐是流淌着的艺术,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美好的时代,身边能有着无数的大师;同时也为那些大师的过早离世而惋惜。错过了Beyond的好时代,幸运地能遇上林肯公园。现如今,还在想起第一次听到这首个时,一起听歌地小伙伴已经各奔东西,一起长大的发小也多年不见,在国外漂流4年,也许这些歌曲,这些青春期的美好背景音,才能给自己心底充满能量。年底,自己又要再一次出国,这一去又不知何时才会有空回家,当年一起听歌的人,也许再也不会相见;当年错过的女孩,也许也就成了永别。

即便室友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他开黑我只要在,就莫名其妙的抖腿。

带上耳机,再静静地听一遍“I become so numb”
,愿查斯特.贝宁顿在天堂安好,也愿自己能在他的歌曲中继续获得力量,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刚好遇见你,幸好没错过你。愿你已得到安宁

然后是前阵子《Heavy》上架,被课设和一系列琐事折腾得要疯的夜晚,焦虑不安,跟朋友在实验室戴上耳麦,Chester
Charles和Kiiara的歌声和怒吼,像是为我们这些被生活裹挟着前行的人对生活发出质问:

I know I’m not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我明白我并非宇宙的中心
Wish that I could slow things down
多希望自己能放慢诸事步伐
I’m holding on
我仍在坚持

然后是结尾连发三句的拷问,Why is everything so heavy。

只是谁能想到,这是Chester Charles的最后一首单曲。

他在Heavy里告诉所有歌迷,当你碰到困境或者绝望时,千万不要放弃自己,要想方设法走出去,再坚持一会就好了。

你自己却没有坚持下去。该是有多深的绝望、多痛的困境,才让这个怒吼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就这么倒下。

网上说,如果没有这意外,他应该会正忙着新单曲的宣传。

他生前发的最后一条推特是关于环保的内容,前不久儿子还给他写小便条,“好好享受你的排练或今天的其他安排,热爱生活,因为这是一个‘玻璃城堡’”。

各种公众号刷屏,揭露了好多我们从未得知的缘由。

小时候被性虐待,父母离异,自己婚姻破碎,好友一个个相继离去,自己开始变成瘾君子。

不知真假。人都走了,他们说什么,都无人争辩了吧。更何况,这世界本就擅长这些。

也许大V和媒体们喜欢用热点增加点击率和粉丝,也许朋友圈里的某些所谓缅怀仅仅为了跟风装逼格,不知道。

于我而言,却像一个陪着自己成长的多年好友突然离去,没有告别,没有紧紧拥抱,就再也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我甚至不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园粉,没有买过他们的专辑,没有来得及听过一次他们的演唱会。

只是无数个被生活逼迫地懦弱而怂的时候,是他们,替我歇斯底里的呐喊,让我全身充满了劲儿,能继续前行并和这个世界殊死搏斗。

甚至不敢发朋友圈和微博,于是在这里敲下一字一句,耳边响彻的都是他的歌曲,我不断想,没了林肯公园BGM的《变形金刚》会是什么样子。

歌迷说,上帝寂寞了,想找个摇滚唱得进灵魂的歌手,于是选中了你。

你转身离开,于是全世界自动为你播放Bgm.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学会《In The
End》,你就走了。

那就安心离开吧,到了新地方记得开心生活,我们会接过你手中呐喊的大旗,继续跟生活死磕到底。

你啊你。

就好像突然得知,昨天还见过面约定改天再聚的老友,永永远远从你的生活消失了。

不是去别的城市出差,也不是去国外旅游一趟,而是从时间上和空间上都再也没有了他的存在,音容笑貌、味道、说过的那些没有完成的承诺,都干干净净地从这个星球消失殆尽。

受够了这种没有丝毫准备和预告的不知所措,留给我们的只会是惊慌失措、不安、心里空荡荡。

小时候爷爷生病,离开医院去上学前,我握着爷爷的手说,等你好起来了我们一起去钓鱼。

爷爷笑眯眯地说好好好,要是你这次考第一,我就给你买一副贵的钓鱼竿。

于是我接过爷爷手中的苹果,像无数个平常的早晨那样蹦蹦跳跳出发去上学。

等我装了一肚子故事回去,看到的只是合上眼的老人,手脚冰凉。

我不相信大人的话语,在地上哭喊打滚,趴在老人身上拼了命地用力摇晃,眼泪鼻涕混在一起,撕心裂肺。

却无力回天。

失去了的,我再怎么挽回也回不来了。那个教我玩陀螺、大冬天跳下湖里救我、说等我长大了记得给他买好酒喝的老人,就这样不声不响、彻头彻尾退出了我的生活,连个招呼都不打。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爷爷能摸着我的头,和蔼地跟我说,我要走啦,记得好好听话,好好生活,记得想我啊。

这样我就可以带着你给我的力量继续前行,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阻,至少我知道你会给我指定一个方向。

再累再痛,我都知道有到达的那一天,而不是像浮萍一样飘荡。


好像我反射弧自带延迟效果,什么事永远反应比别人慢半拍。

高中散伙饭上大家都哭成泪人,一个个恩怨散尽,执手凝噎,我却兴奋地在和好友计划着毕业旅行,和谁去哪里这是个问题。

直到凌晨3点,大家在冷清的街道挥手告别后,各自坐上回家的车,看着窗外车水马龙,霓虹闪烁,听着车内欢快的《启程》,我才脑袋一嗡,眼眶一热,原来人人口口相传的有些人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相见的毕业,就这么过去了。

我们就这样将散落在天涯,南来北往,各自重新启程,开始自己的篇章。

这些偶然交叉在一起的平行线,从此以后或许再无有交集的可能。

于是我慌张地把头探出窗外,却只能看到街上一辆辆车急驶而过,载着他们行色匆匆地返回家中亦或走向我目光所不能及的远方。

于是这些年里,有些人真的从自己生活里退场,不管我如何在人群里打捞,终归一无所获。

还有一些人,我们彼此扶持、并肩战斗,走着走着,在路口不得分道扬镳,到现在,留在身边的,所剩无几。

真是啊,这世界流行告别,每天都在上演着悲恸或遗憾,无论我们有得选还是没得选。

如果能再点明白生活的这些规则,也许,我不会那么任性,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留在你们身边的机会。

至少至少,就算别离,也得笑着挥手,再用力一点,最后一次把他们紧紧抱在怀里。

Good
Goodbye翻译过来是好聚好散,风轻云淡的一句措辞,平常得好像“你好”、“走吧”。

但当真正到来的时候,不知呀要花费掉我们多大的力气和勇气。

也许你我别无异样,一生就像个飘零客一般,花费了好多时间运气去遇见、熟悉一个人,刚准备一生相守,命运就又安排你们别急。

想抗争却不能

有什么办法呢,生而为人。

那就用力地生长,野蛮地生活吧。

无论是斯人不再有,还是他日街头遇故人,我们都要努力着好好的,这是仅有的最佳方案了吧。

若有机会再见,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权当算是你我给彼此最贵重的见面礼。

虽然过程疼痛难忍,但伤口结了痂,会变成我在尘世漂浮时最坚硬的铠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