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凌潞

bifa88唯一官网 1

bifa88唯一官网 2

当吴秀莲得淋巴癌的消息经微信的轻松筹传到离家几百里地的打工者聚集地时,年过半百的她已经在医院住了半年,做了六次化疗。据说,生命垂危。

     
凡认识的人没有不动恻隐之心的。大家都50或者100的打钱到轻松筹上,对她的病情进行了跟进。

1.

   
 秀莲的姐姐秀英也在此处。她是知道的比较早,可是借口于小儿子的店面忙,两口子从未去探望过。

大雪下了一整夜,白雪覆盖了整个山村,昨日才绽放的几株腊梅也被突如其来的大雪压了去,整个村子一片寂静。

   
 以前穷的时候打架最厉害的两家人往往是关系最亲近的人。穷日子争什么呢?无非是争东西,另外,嫉妒与诅咒,见不得别人好过自己。两姊妹的感情年轻的时候是不错的,关键是婚后。秀英的男人是这山村典型的人,瘦小,刁钻,胆小,好酒。秀莲的对象却是身材高大文质彬彬,家庭也算不错。因为离得近往来频繁。妹妹家的阔气跟自己的寒酸逐渐在秀莲心里不平衡了。她最讨厌自己男人在妹妹妹夫面前的巴结说完和醉酒。后来得知妹妹家的男人不能生育,在看到自己的男人的眼睛不停地瞟向妹妹时,她借故决然而然的与她断了联系。

王家大院里站了六七个人,王顺成拨着手机号码,忙个不停。

     
 秀莲在男人英年早逝后一个人把一双儿女抚养长大,艰难困苦可想而知,她同多数父母一样,所有病痛挨不到最后不舍得出去瞧大夫。好在,儿子读书有出息,工作稳定女儿还未出嫁却是贴心的小棉袄。癌查出来就是晚期,不得不住院,化疗维持生命。短短几个月,掉光了头发,身体瘦成枯干。秀莲眼看着忙碌的儿女,不禁悲从心来。

“姨,我妈好像快不行了,只怕过不了这个春节,您过来看看吧。”

   
饭桌上,秀英说起妹妹的不幸,自家男人却一杯接一杯的灌酒下肚。“你咋?”秀英不解的问,“今天喝那么多酒干啥?”

“啥?我听不到,大点声。”这边的老人耳背,听不太清顺成说了什么,顺手按了一下免提,听到顺成说的第二遍。

“我,没事”男人的舌头有点打结了。“我是心疼你那妹妹,不,心疼那双儿女……你妹没了他俩怎么活呀!这……么多年我都没管过”

“我说姨,我妈好像快不行了,怕过不了年,现在在床上躺着,您过来看看吧。”老人终于听到了,突然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晕厥在地。

秀英顿时来了精神,“你说啥?说啥”她急得朝他泼了一口茶水“人家的儿女,凭啥要你管!”

那是她的亲姐姐啊,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呢,过了年才八十岁啊!家中三个哥哥,三个姐姐,她排最后,年纪最小,从小在哥哥姐姐的庇护下长大,和姐姐们感情很深。

男人顿时语无伦次“谁的儿?!她男人不能生养你不是不知道!!要不是我!!”他拍开胸脯,她能有孩子吗!!

大饥荒的时候,姐姐总是把好的树皮让给自己,自己去吃那些黄土块儿。

     
数年的猜忌仿佛成了真!彪悍的婆娘捂着胸口突然坐在地上大哭闹“你这个不要脸啊!跟她生了孩子!!”我真是个棒槌呀!被你俩蒙了20年!!啊………啊……“

“孩儿他妈,你咋了?”老人的丈夫听到了屋里一声响,赶快回到了屋里,搀起了昏厥在地的老伴。

男人仿佛突然酒醒了,嗫嚅着说不出话,任她伸出来的脚够着踹。隔壁的儿子媳妇早听到了两个人的吵吵。他不屑地看了一眼他的父亲,一把扶起了自己的娘。

“顺、顺成他说,他妈快不行了。咋办?”老人喝了口老伴冲的蜂蜜水,慢慢地缓过神来。

“肯定不是真的!我爷(当地方言,爹的意思)他喝醉了。”

“你问问达忙不忙,不忙的话明天开车带你过去吧,毕竟那么远。”达是他们的儿子,在县城上班县城居住,每周末回家给两位老人送点儿羊奶和肉,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你问问他,你问问他是不是真得!”秀英不依不饶,“是真得我就去死!”

“那好吧,我先问问三姐吧,看她去不去看咱二姐。”老伴把手机递给她,给她找来了电话薄。“1、3、5、……”老年机响起了拨号码的声音。

“你跟俺爷,拉扯起我们三兄妹都已经不错了。”儿子安慰母亲“俺爷哪有精力做那些事?”

“嘀~嘀~嘀~”,“喂,”三姐应道,声音有些哽咽,似乎已经知道小妹打电话过来是什么事情了,如今手机这么方便,一点风吹草动一会儿就都知道了。

醉酒男人的腰杆突然挺直了起来。“是我的,俩个孩子都是我的种!不信你问你妹妹去,问她是不是她勾引的我!!

“三姐,咱咋去?”

“问就问,明天就去问”秀英也更强硬!    

“秀英啊,我闺女说她也去,她开车带咱们去吧,你家达估计还没有放假呢,别麻烦他了。”

     
 第二天的傍晚,三个孩子相劝无效后,小儿子开车载着母亲来到了姨住的医院。来探望的三两成群,直到傍晚,母子俩却还没要走的意思。秀英板着脸坐在秀莲的床上一声不吭。人都看着哭肿眼睛的秀英,夸赞姐妹俩的感情好,反而悄悄地劝姐姐想开点。秀莲是真感动,她相信血缘亲情什么也比不过。躺着的瘦弱的秀莲轻轻地抓住了她姐姐的手,那泪水不争气地流呀……

“行,你们啥会儿去?我收拾收拾。”

“莲,你20年前是不是勾引了你姐夫!?”姐姐却冷不丁来了这么个一句。

“她说一会儿来接我,你往这边走走,我让她去少接接你。”

“啥?”倔强的秀莲突然松开了手。

秀英看了看桌上的老式座钟,顶部还有一对儿对称的小马,下边的钟摆一左一右的摆动着。已经下午六点半了,天色暗下来了,这么晚了,要去吗?可是听着她儿子的声音,只怕——很难活到明天。不行,一定要去,不能不去见姐姐的最后一面。想着想着,挂了电话,开始收拾东西。

“你这俩孩,是不是俺男人的?!”秀英的狠她是明白的。却不懂为什么姐姐会在将死的人身上再插一刀。

“孩子他爸,你把装鸡蛋那个筐子拿过来吧,我给拾点土鸡蛋。”估摸着她姐姐已经不能吃东西了,但还是不死心,把自家鸡下的蛋数了六十六个装了篮子。

一口气憋在心里,秀莲突然狠狠地爆发开来。瞅准她姐姐的脸就扇了个耳光,然后大喘气!!仰躺在病床上。

秀英一边收拾,一边和老伴叨叨着,“咋都没有听声都不行了呢?不是该先住院吗?她儿咋说她在家呢?她儿咋在她快不行了才告诉我呢?我是她妹啊!”

秀莲的女儿哭天喊地的趴过来,儿子跑出去喊大夫。有刚来探望的人,定定的呆在门口。没等大夫过来,秀莲喘着粗气又睁开了眼睛。

老伴沉闷着,意识到秀英此时心里苦,不敢插话,只是在秀英旁边帮着收拾。

“大姨呀!!你这是要逼死俺娘呀”!秀莲家的女儿替母亲顺着胸口。

“阿莲来了,你好了没有?”听到老伴叫自己,回过神来,“就好就好。”衣服一裹,提上鸡蛋,跟着三姐的女儿出了门。老伴赶过来,递给秀英一百块钱,“这钱拿着,看看到路上还买点啥不。”“那我们走了,姨夫。”

“没你俩的事,为这口气死也值了!!”秀莲咬着牙说着,秀英捂着脸又不依不饶

阿莲带着秀英和她的母亲一起到了另外一个小村庄,秀英二姐的家。

“为这事我是吃不好睡不着呀妹妹!!你说说我当初是有多么的信任你!!你男人不能生育,我是一个字也没往外说过呀!”

2.

急得病床上的秀莲挣扎着支起上半身,另一只
手朝他姐姐的脸上指过来。一旁不吱声的秀英的儿子,突然双膝跪在她小姨的面前,请她原谅。秀莲不吱声。他发疯似的自己扇起自己的耳光来。秀莲的女儿和儿子走上前去把他拉起来。门口探望的人拥进来,秀英跟儿子讪讪地走出病房。带来的奶和水果随着关门不知被谁丢在了门外。房间里面,静得可以听见落地的针。

一位瘦骨嶙嶙的老人躺在被窝里,不仔细看,都看不到床上躺着一个人,看似舒服,实则痛不欲生,双眼紧闭,有一下没一下的呼吸着空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万里。

“二姐,我和三姐来看你了,你还好吗?”秀英呼叫的很用力,唯恐二姐听不到,老人们老了都耳背。“嗯,昂。”躺着的老人声音洪亮,吭了两声。虽声音洪亮,但明显底气不足。

秀英跟儿子在医院的闹剧没几天就传到了这边。人们都笑话这一桩事,笑话秀英的不懂事。担心秀莲的病情会因此恶化下去,都以为她应该挺不过来。

顺成进了屋,也不看老人一眼,给他的两个姨搬了个凳子,让她们坐下,就打算起身离开。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秀莲因为这件事反而病情好转开来,获得了一线生机。连医生都赞叹精神的力量!!缘于普天之下的母亲保护儿女的决心,只要她活着,一些谣言都会被粉碎,儿女们在乡里都会坚强的抬起头来。

“顺成,去哪?你娘都成这了,你往哪?”秀英叫住了顺成,实际上是为了问二姐的情况。“顺成,你电话打的急,你妈这是啥病?”三姐把目光从二姐身上转到了顺成身上,“怎么好好的躺着不会动了?”

活到半百以上,吴秀英在人们心里却逐渐低下去低下去了。后来听说她男人自那事后就回老家再也不肯出来,然后老两口闹开了离婚。再后来不知道离了还是没有。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会动了。”看样子顺成还是想离开,禁不住两个姨的质问。“看了医生了吗?医生咋说的?”秀英问道。“没有。我妈她信神。”

       

秀英突然想到,顺成他爸走的时候就是没有看医生,没有挽救生命,自己走的,“可真给儿子们省钱。”秀英心里想到。也怪儿子们,母亲说不看病就不看病了吗?

     

“我妈她十多天没有吃饭了。”秀英一听这,急了,如果身体利索的话,定会站起来扇顺成一巴掌,“二姐,你喝口汤吧?”“嗯!”又一声嘹亮的嗓音。

     

“你和二姐说话,我去做个汤。”秀英拿出自己带的鸡蛋,做了一碗稀溜溜的酸汤面,给二姐喂下,二姐吃的挺香,一会儿一碗酸汤见了底。

     

“顺成,你就是把你妈饿着了,她不吃饭你不会给她输输液,她这样天天躺着好受吗?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妈妈等她走?”秀英满腔的怒火,看着姐姐明明可以吃饭,儿子却不给她吃饭,甚是生气。

   

两个姨教训了顺成几句,希望他可以善待自己的母亲,让她吃点东西,而不是静静地在床上等死。

   

“知道了姨。我回来让阿倩给她做汤。”顺成表面上顺从了两个姨的意见。

秀英回家后,给儿子达打电话,哭诉着顺成的不孝,不给母亲输液,不带她看医生,怕把她的姐姐活活给饿死。也许,就是春节前后的事了。

3.

新年将至,秀英从二姐家回来后就开始准备过年的大小琐事,没有再顾得上关心她的二姐,自认为顺成可以料理母亲,让她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

秀英很想让顺成给他母亲输液,哪怕只是吊个葡萄糖,给体内增加一点养分,可是劝说不动,姐姐自从嫁过去就开始信神了,秀英也信神,但同时也信马克思,秀英病了会看病、会吃药,而姐姐病了只会面对苍天祈祷,祈祷苍天可以让她健康,这种信仰深入骨髓,其实是最可怕的。

年前几天安安生生的过去了,顺成也没有打电话,可见姐姐还没事儿。秀英计划到大年初五的时候待客待完了再去看一眼她的姐姐,可是姐姐没有等到初五。

大年初三,秀英给外甥们熬了大锅菜,外甥们喝酒吃饭,好不乐乎,招待完外甥,外甥们告别了舅舅和舅妈,开上各自家的车,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

秀英给三姐打了个电话,商量初五要不要一起过去。“阿莲今天上午给那边过来了,看过了,我就不去了,状况不太好,不会说话了。”看样子三姐是不去了,儿子达还在身边,“要不,明天先去我姨家吧。”

“也行,你带我去过你姨家再去走舅家和姑家吧。”秀英想,这估计会是见姐姐的最后一面吧。

4.

“顺成哥,我妈来了。”还没有到八点,达就带着母亲到了顺成家。

顺成过了好久才打开门,达和母亲进去,坐在了老人床边的椅子上,“姐,我又来了。”老人头微微摆动了一下,作为回应。

“听我妈说,还是没有输液?”达问顺成哥,“你也知道,这是农村,出去不太方便。再说我妈也不让出去。”“你妈都不会说话了,不会动了,你拉着她去看病,她难道还能反抗吗?”

“后来又给你妈做饭吃了吗?”秀英回过头问道,顺成没有吭声,秀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我,我给我妈喂过豆奶粉。”顺成吞吐的说。“都到什么时候了,还抠这一两块钱,弄点好奶给她喂喂不行?”秀英看到了床头廉价的豆奶粉袋。

姐,苦了你了,把孩子养大,孩子并不能好好的让你度过晚年,甚至不带你去医院看看病。秀英想让医生过来看看,顺成不让,一方面是因为钱,另一方面他也是一个虔诚的信神主义者。

他家信神的确有些入迷,秀英也不能破了他家的规矩,提过几次去医院后,就不再吭声,毕竟顺成并不是那么依着她的意思。

老人除了手指和头部偶尔动一下,有一下没一下的呼吸着,已经看不出任何生存的气息。秀英和姐姐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姐姐是否听的明白,在他家待到九点,就和儿子离开了。

十一点,秀英刚到家,接到了顺成的电话。“姨,刚才我们都在外边,没有人在我妈那个屋,然后去看了我妈不在了。”

“你的意思是,你连你妈走的具体时间都不知道?”还好自己见了姐姐最后一面,要是明天去可就见不了姐姐了。

“嗯,你们走过后我也出去了,家就剩我妈和阿倩,阿倩在准备午饭待客的东西,不和我妈一个屋。”

王家大院里,此时空无一人,儿女们都聚在老人的床前,讨论着老人的后事,正值年关,五天埋还是七天埋是个大问题。生前床前无人陪,死后大家齐聚此。老人看到了该是高兴还是悲伤?

5.

三天了,封棺。

老总站在旁边,问还有人看老人没有,没有的话就封棺了,来的人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几个成年男子打开旁边堆积的礼,取出红茶露露等饮料让孩子们喝,孩子们一手拿几瓶,喝着还不够,还往车上带,宛如这个白事是场喜事,一点都不觉出悲伤。

老人就这样走了,走的很平静,内心一定很不安宁吧!如果输点葡萄糖,喝几碗热汤,生命也许还可以维持半年之久,而如今……

经历了20世纪的饥荒,过着啃着树皮黄土块儿度命的日子,都活过来了,却在21世纪,因为孩子们懒得给她做饭,不想给她输液看医生,被活活饿死,这是人性的扭曲啊!

老人已逝,愿天堂有温暖。

相关文章